首页 聚焦 城市 文化 旅游 生活 房产 区域 图片 视频

企业

旗下栏目: 时政 经济 民生 企业

四川化工控股集团拆分 揭秘“化工航母”分分合合15年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吴璟 李龙俊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9-15
摘要:9月8日,记者从四川化工控股集团获悉,该集团已与泸州市人民政府签署了《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协议》,将其持有的泸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全部无偿划转给泸州市人民政府。而川化集团也已正式委托给了省能投集团管理。

泸天化厂区。

  15年前,川化集团与泸天化集团合二为一,组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化工航母”——四川化工控股集团。如今,这艘“化工航母”被拆分。

  9月8日,记者从四川化工控股集团获悉,该集团已与泸州市人民政府签署了《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协议》,将其持有的泸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全部无偿划转给泸州市人民政府。而川化集团也已正式委托给了省能投集团管理。

  当初为什么要合并?现在为何又要拆分?

  2000年

  两大集团首次合体貌合神离

  始建于1956年的川化集团,前身是四川化工厂,1992年被国家认定为“特大型企业”。

  比川化晚3年诞生的四川泸州天然气化工厂,是全国第一个采用西方技术,以天然气为原料生产合成氨、尿素的化工企业,成为业内的重要风向标。

  川内两大化工厂,一北一南“对峙”,各有优势,竞争可想而知。早一步上市的泸天化,一直都想并购川化,这是业内都知晓的“秘密”。

  想归想,实现起来却不容易。彼时,持续多年的化工热并没有消退,卖方市场紧俏,泸天化想要“一口吃成个大胖子”难度不小。所以,两个竞争多年的化工集团,谁都“吃”不下对手。

  2000年,当时的省化工厅牵头组建四川化工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省政府授权经营管理国有资产的投资主体。集团旗下,包括川化集团、泸天化集团、天华股份有限公司等。

  这个跨区域的改革尝试,被外界称为“拉郎配”。表面上看,两大化工集团终于实现了合二为一,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事实上,当时的化工控股只是一个空壳,川化和泸天化只是向其缴纳管理费,各自财权、人权都是独立的。”也就是说,两大集团的首次合体,只是貌合神离。

  “当初化工控股成立,只是省内国字号化工企业改革过渡阶段的做法。”在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的记忆中,成立一家控股公司,将区域内某一个行业的几家公司整合起来,形成一个“航母”、“巨舰”,这种做法在全国各地都比较常见,“国企改革是一个不断探索、不断改善的过程。合,只是改革的探索之一。”

  2006年

  整合省内化工资源动了真格

  2004年,谁也没料到的一件大事发生了。轰动一时的“沱江污染事件”给了川化沉重一击,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生产处于停顿状态。当年川化股份年报显示,净利润从2003年的8455万元锐减到2014年的310万元,减少超过8100万元。经此一役,川化集团可谓是“伤筋动骨”。

  对泸天化来说,却无疑成了“吃掉”川化的最好时机。收购事项开始着手,泸天化摩拳擦掌,准备出击。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泸天化的规划发展下去。

  2006年9月,四川省国资委下发了《关于对四川化工控股集团实施改革的决定》,提出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和现代化发展要求,对化工控股实施战略转型改革。从这一刻起,化工控股集团被重新定义——在省国资委授权范围内行使重大决策、人事任免、投资收益等出资人权力,成为管人、管资产、管运营的现代集团公司。

  对此,媒体当时的解读是:“此次改革旨在整合四川省化工资源,将梳理集团母子公司管理体制,减少管理层次,实现规划和再投资一体化。”

  所以,除川化集团、泸天化集团外,化工控股集团旗下,又新增了省内数十家与化工关联的企业。简单来说,就是让化工控股集团由虚转实,以前分散在川化集团、泸天化集团的股权及各项决策权,将全部向上集中。

  “这是动了真格的。”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泸天化和川化或多或少有异议,但都不得不考虑全局。因为当时四川已提出,要将化工控股集团打造成百亿级的化工龙头企业,建设成全国大氮肥和化工重要基地。

  2007年开始,川化控股集团被列入四川将着力发展的大集团、大企业名单。2008年8月,经国务院国资委和中国证监会批准,化工控股集团无偿受让泸天化集团、川化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权,成为泸天化股份和川化股份的直接控股股东。

  按照最初设想,化工控股在受让股权之后,下一步是整体上市。

  2010年

  双双遭遇行业困境市场逆转

  天有不测风云。2010年开始,化工控股旗下川化股份、泸天化的净利润急转直下,其中川化股份尤其严重。

  从川化股份和泸天化的年度报告可知,行业转冷、天然气供应不足、成本提升等成为由盈转亏的根本原因。

  2007-2008年虽然出现天然气供应紧张、自然灾害等原因,川化股份业绩相对平稳。2009年公司表示,“大宗产品市场疲软,价格下滑;天然气供应不足,影响装置高负荷运行。”

  业绩由盈转亏发生在2010年,川化股份坦言主因是面临天然气价格上涨且紧缺的较大困难,使两套合成氨装置大修时间加长,运行负荷低,有效作业时间大幅减少,产量大幅降低。

  同一年,泸天化也表示公司报告期内面临前所未有的恶劣经营局面,主要原材料天然气供应较上一年度更加紧张,装置开工率严重不足;由于后经济危机产能过剩以及去库存化的影响,产品市场持续低迷;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和出厂基准价格大幅上涨。

  吃不饱,过得也不好,两家公司面临相同的困境。有媒体这样描述了化工控股的应对:“2011年,化工控股将川化的用气指标转给泸天化,这引起川化员工的不满。年底的时候有川化领导曾就此事向职工表示,因为2010年两家公司都在亏损,为了避免两家上市公司被同时ST,化工控股决定先保泸天化,把用气指标转给了泸天化,到2012年再全力保川化。”

  2011年和2012年,经营状况仍毫无起色。虽然暂时保壳成功,行业温度却在持续降低,2013年、2014年,两家公司再度亏损。“在困局中,两家公司都尝试过转型,比如调整产品结构,开发新产品,但尿素等化肥产品始终是主导,产品结构没有根本性改变。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两家公司的业绩自然急剧下降。”盛毅坦言,“从整体看,过去改革的力度还不够,对于行业变局显得被动,没有拿出有效的对策。”

  经营每况愈下,上市公司高管也明显变动。2014年初,川化股份董事长陈晓军、总经理杨东、董秘刘勇、财务负责人王逢渡集体请辞。重要高管集体辞职在四川上市公司中很罕见,分析人士指出,这估计与公司业绩连年亏损以及重组进展缓慢有关。同年10月,泸天化股份总经理也出现人事更换。

  困难倒逼改革。这时,化工控股内部有了新的声音——想“分家”。

  2014年

  拆分方案浮出水面走上新路

  “根据分类改革的思路和市场形势,对于垄断行业国企而言,应该加强集中管控,在价格确定、人员管理方面进行规制,以维护公共利益。”盛毅坦言,川化、泸天化等属于充分竞争性行业,面临的是强大的外部竞争,没必要一定整合在一起,适应市场变化趋势才是关键。

  分,也是无奈之举。除了严重亏损外,化工控股还出现了资金断链的问题。另外,化工控股旗下川化股份、泸天化一直处于同业竞争状态,化工控股一直在承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涉及两家上市公司长远发展,公司将按照“成熟一家,实施一家”的原则,积极推进解决两家上市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2014年更是提出:两年内兑现承诺,解决同业竞争。

  同年3月,化工控股集团分块搞活转型升级改革总体方案获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通过,确定了“分块搞活、分兵突围、转型升级、持续发展”的总体思路,同年6月,省政府正式批复了《四川化工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分块搞活转型升级改革方案》。

  2015年,按照改革方案,曾经的四川化工“航母”被一拆为三:对泸天化集团履行出资人的职责全部委托给泸州市政府,对川化集团履行出资人的职责全部委托给省能投集团,化工控股集团总部仅剩四川利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业绩持续下滑倒逼改革,拆分是手段之一。”在四川大学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于建玮看来,分分合合,有国企改革思路变化的原因;但无论是分还是合,目的无疑都是想让企业做大做强。

  据记者了解,拆分之后,企业已开始走上新路。泸天化重新确定了“新型肥料、精细化工新材料、环保”三大产业方向,川化集团提出将利用存量土地资源,打造“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园”,包括碳纤维、能量玻璃、燃机制造等项目

  拆分之后,行业困境仍在。“拆分无法解决所有的难题。”于建玮的建议是,对化工行业而言,应该有一些共同的改革思路,比如政府充分放手,更多引入社会资本入局,为改革增加活力。

  挑战依然存在。最紧迫的,莫过于川化股份、泸天化的“保壳”——在连续亏损两年后,如果今年继续亏损,两家公司都将暂停上市乃至退市。而上半年,两家公司依然处于亏损的泥淖中。在业内人士看来,像2012年那样,依靠政府关键时候帮一把“保壳”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大手笔改革,激发公司内在活力。毕竟,“输血”不是长久之计。

责任编辑:李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