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 城市 文化 旅游 生活 房产 区域 图片 视频

历史

旗下栏目: 风俗 历史 艺术 教育

你眼中熟悉的成都城 在唐代就已经定型了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王茜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2-06
摘要:“扬一益二”,成都不仅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按照巴蜀文化专家谭继和的说法,唐时的成都城,也是当时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城市。这并不是无意义的怀古伤今,而是讲述一座城市真实的历史变迁,我们今天熟悉的成都城,并非一朝形成。

高骈修罗城后成都略图。袁庭栋提供

  “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在唐朝诗人李白的笔下,唐朝的成都是极美的城市。在杜甫的笔下,这里“层城填华屋,季冬树木苍”。如果说今天成都是“第四城”,由国际范让成都人觉得成都还蛮“高大上”的时候,历史上的唐朝则是成都最繁荣的朝代。

  “扬一益二”,成都不仅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按照巴蜀文化专家谭继和的说法,唐时的成都城,也是当时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城市。这并不是无意义的怀古伤今,而是讲述一座城市真实的历史变迁,我们今天熟悉的成都城,并非一朝形成。我们现在很多熟悉的成都城市形象,都是始于唐朝。

  郫江改道成二江抱城

  其实今天的二江布局并非与历史上始终一致。谭继和介绍,唐亁符三年(公元876年),剑南西川节度使高骈修筑罗城时,围绕成都城的两条江才变成了如今的模样。根据《华阳国志》的记载,“成都二江”是秦国蜀郡守李冰建都江堰时所挖。“(李)冰乃壅江作堋,穿郫江、检江,别支流双过郡下,以行舟船。”

  四川文史馆编撰的《成都城坊古迹考》一书中考证:宝瓶口以下的引水干道,李冰有意将其分为两支,一条偏南,一条偏北,两江各有路线,最终集中于成都城区的南部。谭继和在纸上画图示意郫、检二江的位置:郫江在北,从成都城的西北部向南流,流至东南角的时候转向东去。检江在南,从西南方向向东流。

  西南民族大学教授袁定基介绍,当时高骈在修筑城墙之余,还将郫江改道,想将改道后郫江作为护城河,也是防御工事的一部分。“高骈在城区西北部修了縻枣堰堤,在此处将南流的郫江改道,使之向东流,环绕罗城北缘,再回转向南,绕罗城东缘,然后在罗城的东南方向与流江汇合。”新开的这条河,当时叫“清流江”。

  罗城奠定成都城形

  唐朝时期,成都虽然商业发达,但是袁定基笑,如果认为当时成都是安定的大后方,就错了:“当时成都,算得上已经靠近西南边陲了。高骈开挖护城河,修罗城,就是为了增强成都的军事防御能力。”

  罗城修筑前,南边的南诏政权多次进攻四川,起码攻进了成都城两次,不仅抢市民东西,还俘虏了不少人回南诏。到了大渡河边上,南诏军的人就对这些被俘的人说,“过了大渡河,你们就进入了南诏国,再也回不了家了,所以准许你们在这里朝着家乡方向哭一场,哭完了就乖乖跟我们走吧。’成都的人一听,在那种环境下就哭了,哭得很伤心,有人哭着哭着就想投河赴死算了,但南诏军人不肯,拉着他们,只准哭,不准投河。

  公元876年,高骈上书朝廷,请求重新修建成都城池。罗城只修了96天,周长25里,城墙外表第一次使用砖砌,城墙上修建了用于守城的城楼、库房、通道,城墙顶部外面修了女儿墙,从此防御能力大增。唐代以后的成都城墙都基本上延续了罗城的格局和形状,所以近代成都城的形状,基本上就是唐时罗城的形状。只是范围上稍有差距。

  罗城扩大内套小城

  巴蜀文化专家袁庭栋介绍说,秦惠王时期张仪修建成都城时,成都城有一个特点:一个大一点的大城和小一点的小城相连组成,大城在东,小城在西。“小城又叫少城或者子城。这种大城之侧接小城的布局成了成都城的一大特点,汉代以后长期沿袭。”

  高骈修罗城后,要比原来的老城面积大很多。袁庭栋曾考证,罗城修建以后,城墙内的面积约为7.3平方公里,比原来的老城面积扩大了6倍,把少城包在里面。这种大城包小城的格局一直延续到了近代。

  据《成都城坊考》,秦国时,成都城南靠郫江,如果有人想要从南门出城,先要过郫江上的江桥,再过流江上的万里桥。而随着成都城市的发展,尤其是高骈修筑罗城以后,原来郫江的南端故道已经被包入罗城里面,成为城市的沟渠。

  值得一提的是,今人口中的“少城”,指的是清朝时期,八旗官兵居住的“满城”,袁定基说,这跟唐时的少城相去甚远,不能以满城之形制去推测少城之形制。

江南馆唐宋时期的地下排水系统。 隋唐时期成都略图。袁庭栋提供

  成都城区一分为二

  老成都人还有印象,早先的成都城有两个县:成都县和华阳县,成都县在东,华阳县在西。《成都城坊古迹考》中《秦代以后建置沿革》一章中记载,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析成都县东境,置蜀县;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改名华阳县,治所在成都城内。谭继和介绍,贞观年间成都城分成两个县,是因为成都人口多,这样方便管理。

  “当时成都十万户,分成两个县是为了方便城市管理。”袁庭栋在《成都街巷志》中“正府街附照壁巷”词条下也做了如此说明:“由于成都经济繁荣,人口众多,县务繁忙,自唐太宗贞观十七年开始,将成都府下的成都县一分为二,东边为华阳县,西边为成都县,两个县都是首县,地位相当。”

  谭继和说,两县同城在成都流传了上千年之久,直到1928年,成都市正式设立,两县分治一城的格局才正式结束。“两个县依然存在,但只管郊区事务了,城区事务则由市政府统一管理。”袁庭栋还讲了这种现象带来的一句歇后语——成都过华阳,现过现(县过县)。指的是不接受赊账也不接受实物交换的现金交易。

  家家流水户户垂杨

  袁庭栋介绍,高骈修罗城,改道郫江为清远江以后,在罗城西面利用原有的部分小溪开挖了一条西濠,成都城墙外有了完整的护城河。而在成都城内,还有其他的水渠。谭继和说,当时成都可谓“内外两江,四大干渠,十八沟脉”,河湖水系相当完整。

  浣花溪与百花潭相连,还有摩诃池、千秋池、万岁池、青龙池等都与城内水系相连。这当中最知名的要数解玉溪和金水河。解玉溪流经大慈寺南端,因河中细沙可以解玉而得名。金水河的开凿比解玉溪晚。

  白敏中开凿金水河后,疏浚环街的渠道,正科甲巷的考古发掘,出土了一段完整的唐末排水渠。

  谭继和说,当时主要街道旁都有渠道,清水汩汩流淌,两旁种有垂柳,可谓“家家临江,户户垂杨”,远远看去,绿树掩映房屋,水汽蒸腾环绕,缥缈似仙境。这样的情景也延续良久,宋时达到最盛,袁定基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住在科甲巷一带,那时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还有水渠,水渠边上还种着草,水渠是方便居民们取水用的,也用作排水。

责任编辑:李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