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 城市 文化 旅游 生活 房产 区域 图片 视频

艺术

旗下栏目: 书画作品

明灭千年今再起 “香学名门”成都有传人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秩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4-12-15
摘要:何为品香?品什么香?历经千年,这炉幽香传至清末,却在频繁战乱中火尽灰冷,现代人罕有知晓。近年来,随着文玩收藏的盛行和茶文化的复苏,品香活动再次进入公众视线。中国传统香文化,也逐渐踏上回归之旅。

  

 

  炉瓶三事。

  品香,与斗茶、插花、挂画在宋时并称士大夫怡情养性的“四般闲事”。

  然而,何为品香?品什么香?历经千年,这炉幽香传至清末,却在频繁战乱中火尽灰冷,现代人罕有知晓。近年来,随着文玩收藏的盛行和茶文化的复苏,品香活动再次进入公众视线。中国传统香文化,也逐渐踏上回归之旅。

  “香学名门”成都有传人

  说起这场回归,就不得不提中国香道已故大师刘良佑,以及他创办的“刘氏师门”。“我是第三代弟子。”12月9日,在成都草堂西市古玩城二楼的“天意沉香/如珩香事”,毛庆超向记者介绍,他的师傅吴清,是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上海教学部副教授,也是刘良佑的关门弟子。

  “香,是中国古人生活的必需品。”毛庆超告诉记者,中国传统香文化,最早可追溯到远古时期,繁盛于唐宋,遗失于清末。先秦用香以蕙草秋兰为始,汉代开拓香的种类,加入异域奇香;唐代,焚香之风逐渐普及于民。至宋代,香已成为生活中无所不在之物。据史载,宋代有专门的举香药局,掌管各式香药以及香具,并有专门人员在宴客时听候换香等。在《明代十八学士图》中,琴棋书画场景中,也常见列炉焚香的细节。

  如今“刘氏师门”复兴香学,也源自这些对历史的再发现。刘良佑早年曾在台北的“故宫博物馆”从事研究工作。一次偶然机会,他于乾隆的“多宝阁”发现了一些造型奇趣的小炉,有金银打造,也有珐琅材质,成套堆砌,却不知是何物。翻阅《四库全书》等史料后,刘良佑才得知这是古代的品香工具。

  而在当时的台湾,说到“香”,绝大多数人只知道日本的“香道”。宋、明两代,与斗茶、插花、挂画一同从中国传入日本的香道,因为受到日本皇室的推崇而保留至今。中国宋明所流行的某些香事的规范,包括香具的遗物,都在日本得以留存。但刘良佑通过梳理史料、走访马王堆等出土过炉具的遗址、赴日本实地探访,他发现,日本今天的“香道”,与中国古代的“香席”精神并不全然相同。

  

 

  明代铜错银如意云纹石叟款三足鼎式炉。

  复古香席日益流行

  “中国人用香,最早是熏香,后是焚香,最后才演变成香席。”毛庆超认为。

  何为香席?上月,在成都举行的2014中国(四川)秋季国际茶业博览会上,吴清特地从上海赶来,为大众举行了一场专门讲座。“香席,就是古人通过香为媒介,进行的文化活动。”吴清表示,古人的香席,会提前邀请给宾客“下香贴”。香席不能如饭局酒宴,需避“俗”。因此,不能请闲不得、放不下的人;不能邀自以为是的人;不能请感觉愚钝之人。而品香,以四人为妥,所谓:独品为幽,二人为胜,三、四为趣。

  “设香席”一般是在一间没有窗户、空气清新的香室中进行,整个香室的装饰材料应以天然木料为主,以保证没有任何化学涂料的异味。家中具有相似条件的房间都可以成为品香的场所。“品香之前要品茶清心境。”毛庆超表示,品香之前,主客们要先在茶室喝茶,意在肃清口鼻,为品香活络神经。“也可以配合吃些梨子。”

  到“品香”环节,座次、传炉都有讲究。“中国,座次左为大;而日本品香,则右为大。”在毛庆超的香室里,传递品香炉时,他用左手将香炉传放到记者的右手,动作庄重虔敬。

  毛庆超表示,明代古人家中常设有“静室”品香,追求的不是嗅觉快感和操作技巧,而是注重三个环节:一是品香,对香料了解以及对出香方法的训练;二是坐香,在静室中勘验学问,探究心性;三是课香,用书法来进行习静功课,生化心灵意境。

  退休老人杨顺德去年接触到香学,经过一年多学习、沉淀,本来玩紫砂壶的他也迷上了“香”。“一把壶,一个香具包,我随身带。”每天访友喝茶前,他都会先燃一炉香。下班时分,回到家中,他也会为下班回家的家人泡一壶茶,点一炉香。“缓解他们的劳累,也让他们静一静。”

  今年61岁的董斌卿,自从接触到香学后,也开始将香席引入自己的生活。“我自己设了一间小茶室,每周都会下帖邀上三四好友,品香、坐香、课香。”一组炉、瓶、盒,一张桌子,构成一个简单的香席。花钱不多,身心受益,董斌卿享受着复原古人雅生活的乐趣。

  吴清介绍说,香席开始的第一炉通常是篆香炉,即把混合着棋楠香、乳香、丁香等香料的混合香粉,仔细填入印版篆字“寿”“福”的笔画空隙中,最后在起笔处点燃一小炷香火引燃,空气中便开始飘香;第二炉是品香炉,先把沉香灰压出有花纹的锥形,用压灰扇压实后加热中心的已事先烤红的木炭,再隔着一层香灰用热气熏出香料的气味。看似简单的操作步骤其实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如果香料直接接触到木炭化烟,就不符合品香的要求。

  

 

  传统行香。

  古法制香“合香”最妙

  传统香席中使用的香料,一般为沉香或者棋楠香。“沉香固然好,但价格不菲,古代熏香能走进千家万户还是因为合香的出现,大大降低了使用的成本。”毛庆超认为,提高了人们的接受度,香文化才能更好地传承下去。

  合香,就是把不同的天然香药按照一定的比例和一定的制作工艺进行组合,以形成不同香味和功效。古有自比香癖的宋代大文豪黄庭坚,醉心于合香,以调配各种外人所不能的香味而乐在其中。明代周嘉胄所著的《香乘》,可以说是一本“香方大典”,有关香药的名品以及各种香疗方法一应俱全。

  在毛庆超的“香室”排放着各式高低不等的瓶瓶罐罐,里面存放着颜色深浅不一的粉末。罐子上则标明了甲香、大黄、乳香、甘松等香药名称。

  他从一旁取出几粒隐约透出金光的黑色香丸,放置在品香炉上,打理好香灰香碳,点燃递给记者。“这是我们刚合出来的腊梅香,你闻一闻。”初闻,有一股梅子味,让人生津。再闻便是一缕沉静幽香,三闻才隐约有了腊梅香。他告诉记者,这粒香丸,由沉香、檀香、龙脑、麝香“四大名香”搭配丁香,调制而成。依循古方,香丸还裹上了金箔。“古代香方数以万计,师门目前复原的只有几十种。”毛庆超说,由于文化本身的断层,现在基本上很少人有手工制作合香,市面上也很难买到纯正道地的天然香药。因此,依托现存天然香料合香,也成为“刘氏师门”复兴中国传统香学的古法制香之路。

  对于如何判断一款好香,“刘氏师门”也有精妙的总结:香必须清,不能浊,必须润,不能枯烈,还必须绵长,留香时间久。“符合这三个条件的,基本上才能称得上是一款好香。” (记者 朱雪黎)

  

 

  吴清教授香室。

  

 

  依循古方配制的香丸吸引眼球。

责任编辑:李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