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 城市 文化 旅游 生活 房产 区域 图片 视频

艺术

旗下栏目: 书画作品

传统川剧完美“变脸”

来源:乐山日报  作者:秩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1-25
摘要:十年磨剑,由茅盾文学奖获奖小说转化为新编川剧,《尘埃落定》最后闪耀在斑斓的艺术大舞台之上,其艺术的张力和崭新的呈现方式,成为2016年乐山文艺舞台一抹动人的春色。

1月9日,由四川省川剧研究院出品的新编精品川剧《尘埃落定》首次与乐山观众见面,悠扬空灵的藏歌式高腔,曼妙婀娜的藏族舞蹈,精美绝伦的舞台布景……观众不由自主地被带进藏族圣地,循着声音感受到雪域之阔、心灵之净、呼吸之畅。

十年磨剑,由茅盾文学奖获奖小说转化为新编川剧,《尘埃落定》最后闪耀在斑斓的艺术大舞台之上,其艺术的张力和崭新的呈现方式,成为2016年乐山文艺舞台一抹动人的春色。

高腔+“锅庄”新颖的舞台剧

1月9日晚七时半,乐山大佛剧院舞台的大幕徐徐拉开,川西高原上旷达、悠远的乐曲声与藏族无伴奏原生态歌声响起。如画的美景中,祭祀场面的诡异、举肩为王的热烈、夺宫时的紧张、刺杀麦其土司的惨烈先后上演,麦其土司、土司太太、“傻子”等角色一一登场,上演了一出四川嘉绒地区土司家族的覆灭记。

舞台剧撷取了小说《尘埃落定》中的主要故事情节,围绕麦其土司个人命运与时代潮流的冲突展开——在一个封闭冷酷的土司官寨里,康巴藏族麦其土司有一个所谓的傻瓜儿子,但这个“傻子”却具有预言家的睿智,于是他的言行举止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常常引起众人讥笑或疑虑。女主角卓玛是土司的一个奴隶,却聪明而勇敢。但是因为她聪明,老土司冷酷地把她赶出官寨去做苦力,为的是让“傻子”永远傻着,以保证兄弟间没有斗争。睿智的“傻子”不愿忍受屈辱,又同情奴隶的苦难,终于在一次独守官寨中,表现出他非凡的才能。哥哥因忌妒而动了杀机,土司因担忧而提前退位。但继位的哥哥却被复仇人所杀,老土司又在抗拒“红汉人”的战斗中死亡。“傻子”成为了土司,他当即率领奴隶们向“红汉人”投诚。延续千年的土司制度,轰然坍塌,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该剧以川剧特有的审美方式表现了土司家族在人性善恶之间的挣扎,在权力面前人性的异化,在情欲旋涡里的贪婪,揭示了嘉绒地区时代与社会的变迁。

作为本剧的一大亮点,全剧以高腔为基调,揉进藏族民间音乐“锅庄”来表现主人公“傻子”的特点。而卓玛——一个饱受封建奴隶制度压迫的藏族姑娘,不同于一般的闺门旦,因此在保留川剧唱腔的基础上美化了“哭板”,使之达到如泣如诉的效果。

“因为没有看过原著,再加上看简介的时候看到有川剧形式,最开始其实有些担心会不会曲高和寡,无法融入。”市民杨瑾轩告诉记者,在观看的过程中才知道自己多虑了,整场表演丝丝入扣,完全没有距离感,穿插着川剧边演边唱的舞台剧形式十分新颖,舞美灯光效果都不错,是一场非常值得一看的演出。

无场次表演还原小说的精髓

作为第五届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非遗大戏台”重点剧目,新编精品川剧《尘埃落定》已经在成都及川内多地演出多场。精彩的剧情、强大的阵容、过硬的表演让戏迷大呼过瘾,多轮演出,场场座无虚席。随着演出的增多,剧组不仅在舞美、道具、乐队上更加精炼,演员间的配合也愈发默契。

该剧编剧兼艺术总监徐棻表示,为了将该剧打造成精品名剧,每轮演出过后,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都会根据专家、戏迷的反馈及建议总结改进。同时,不断完善剧本,小到走位,大到台词的轻重缓急都严格地“抠”细节。

徐棻表示,要把《尘埃落定》由洋洋洒洒几十万字的小说,压缩为在两小时内呈献给观众的精品舞台剧,的确很困难。浩瀚复杂的内容如何取舍?实在的生活与虚无的幻想如何表现?与众不同的叙事特色和精神特质如何保留……

为此,徐棻以戏曲家的独特感觉,将生动鲜活的人物、扣人心弦的人物关系以及人物与周遭大环境的多种冲突、土司制度与奴隶之间的尖锐矛盾,都通过有限的戏剧舞台时空传达给了观众。同时,徐棻抛弃分幕形式,采用无场次表演形式:不拉幕布,一场戏接一场戏进行,演员与道具借助灯光明灭实现上下场的切换。“很多年轻人不喜欢看传统戏曲,觉得节奏太慢。无场次形式能够加快戏曲节奏,增加容量,适合年轻观众的胃口。”

在传承中创新吸引更多年轻人

一说到川剧,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变脸。但在新编精品川剧《尘埃落定》主演陈巧茹看来,300年历史的川剧,除了包含变脸这一闻名天下的川剧特技,还有很多博大精深的内容。例如在这次的演出中,运用了川剧高腔徒歌性、自由性、开放性音乐,在作曲家王文训的演绎下,与藏族音乐来了一次完美的“无缝衔接”。

作为梅花奖二度得主,陈巧茹导演、表演的剧本不计其数。陈巧茹认为,新编精品川剧《尘埃落定》是一部集思想性和艺术性为一体的作品。“艺术来源于我们的生活,戏剧艺术亦是如此。”陈巧茹说,与电影不同,戏剧是一次性的艺术,同一时间只能在一个剧场演出,没有剪辑和修饰,演员在台上演的什么样,观众看到的就是什么样。

“戏剧的魅力大概就在于,这种现场舞台与观众的交互感。”陈巧茹表示,很多人认为,戏剧是阳春白雪,老百姓看不懂或者不爱看。其实,戏剧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遥远,戏剧和电影,也从来就没有高雅低俗之分,只是艺术的不同表现形式而已。“戏剧可以触碰到人心最柔软的地方,不需要完全看懂,只要能引起观众内心的共鸣,带给人思考与感动,就是一部好戏。”

“作为一名戏剧从业者,我会思考今后怎么把戏打造得更好,如何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革新,让观众接受,特别是让年轻人接受;同时,也希望群众不要认为戏剧艺术遥不可及而去排斥,静下心来品戏,一定会有很大收获。”陈巧茹说。

弘扬“嘉阳河”推动乐山川剧发展

“这部剧真的太优秀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乐山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川剧艺术研究院院长黄伟说,新编精品川剧《尘埃落定》除了有全明星的阵容,还有很好的编剧,同时,现代音乐元素和川剧的完美结合让市民对川剧有了全新的、更深的认识。

黄伟认为,《尘埃落定》在乐山演出,掀起了一股戏剧热。“我们很难看到一部川剧作品在大佛剧院演出,能够像《尘埃落定》一样场场爆满,吸引那么多年轻人观看。”黄伟说,乐山川剧院成立80周年系列文化活动刚刚结束,《尘埃落定》就来到乐山,无疑为乐山大力发展、传承川剧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尘埃落定》对市民而言,是一场视听盛宴;对戏剧从业者,则是良好的学习契机。乐山如何打造出《尘埃落定》一样的精品川剧?黄伟表示,随着娱乐方式的多样化,群众特别是年轻人对川剧艺术的接受程度越来越低,为此,我市一直在不断探索,希望有更好的思路和状态去推动川剧创新。同时,我市还积极寻求与省市院团进行系列合作,按照努力借“智”、主动借“人”、积极借“资”的方向,从作品合作到理念交流,只为打造出更优质的川剧作品,让市民有更多机会去了解川剧。

去年,乐山市川剧艺术研究院着力打造的反腐题材现代川剧《假县令》在城区新又新大戏院上演,引起观众强烈反响。谈及未来的发展,黄伟表示,他对乐山打造“嘉阳河”流派川剧艺术精品充满信心。“毕竟乐山有这么丰富的戏剧文化储备。当然,这需要乐山所有川剧同仁的共同努力,以及市民的鼎力支持。”

责任编辑:李末宁